2011年,印度,加爾各答豪拉大橋
2010年6月2日,位於印度古吉拉特邦阿默達巴德近郊Sanand地區的“Nano”車製造工廠。圖/CFP
  原標題:古吉拉特邦:“印度廣東”奇跡的背後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徐方清(發自艾哈邁達巴德)
  在距離艾哈邁達巴德市區約40分鐘車程的薩南德(Sanand)工業園區,開始建設剛半年的寶鋼印度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鋼印度”)加工廠已初具雛形。5.3萬平方米的工地上,裸露的黃土被9月火辣的陽光曬烤得發白,一處建築面積達兩萬平方米的廠房的鋼架結構已搭建完整。
  薩南德工業園區位於印度古吉拉特邦第一大城市艾哈邁達巴德市的西南部,一條雙向四車道的17號國道是連接園區與市區的交通主幹道。園區向西約350公里,是年吞吐量近億噸的蒙德拉港——印度最主要的港口之一。
  從艾哈邁達巴德市區驅車進入薩南德區域,路南側相隔每一公里左右分別高聳著一座紅色拱門,醒目地標註為一號門和二號門,即薩南德工業園區一、二期規劃區域的大門。拐進2號門後,一條雙向六車道的園區內主幹道筆直向南,望不到盡頭。路的兩旁,每隔數公里不等,就有一條新修的道路向東西兩側延伸。被這些寬窄不同的道路所分隔包圍著的,或是剛剛建好的嶄新廠房,或是正在大興土木的工地。
  在被很多媒體稱為“印度廣東”的古吉拉特邦,薩南德工業園區已成為頗有名氣的汽車中心,並被視作是印度招商引資“後來者居上”的一個成功典型。根據古吉拉特邦工業開發公司網站上的信息,印度塔塔、美國福特、法國標緻等26多家國內外企業已經入駐。
  位於園區內主幹道西側的寶鋼印度,去年9月買好地,今年3月動工建廠,首期投入了4000萬美元。“首期建一個加工廠,這屬於輕投資,是一個試驗和摸索,熟悉印度當地的政策環境、人文環境、勞動力水平、稅務和法律政策情況。如果順利,可能會在這邊建煉鋼廠,進行更大的投資建設,” 寶鋼印度副總經理馬開輝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目前很多中國鋼鐵公司在印度設有辦事處,但在印度有實體工廠,寶鋼是第一家。”
  它更像一個公司,而不是官衙
  從2003年至2012年,沈洪每年至少來印度一次,走過印度的多個城市和工業園區。2012年7月,公司決定由他來負責印度在艾哈邁達巴德的項目,“之後就泡在了這兒了”。
  沈洪擔任總經理的海立電器(印度)有限公司(下簡稱“海立印度”)廠址設於薩南德以南約15公里處,從艾哈邁達巴德開車經47號國道至此約40分鐘。47號國道的兩側遍佈著看上去有些老舊的廠房,這是在過去的數十年裡自發形成的一條工業帶。
  核心產業為空調壓縮機的海立集團2003年開始進入印度市場,在2009年其產品在印度的銷量就達到80萬台,占印度市場份額的40%。之後到2013年,由於印度空調市場需求徘徊不前,海立印度的空調壓縮機銷量也基本維持上述水平。
  2012年,海立集團高層決定啟動印度項目可行性調研,併成立調研組,計劃在印度投資建廠,實現產品的本土化製造。是年,沈洪作為調研組成員之一和當時海立集團海外業務的負責人,陪同集團董事長沈建芳來印度四趟,考察了三個邦,包括位於德里西部的拉賈斯坦邦、首府為孟買的馬哈拉施特拉邦和古吉拉特邦。最後選定古吉拉特邦,除了因為這裡的地理位置、基礎設施和工業基礎相對較好外,還由於在過去的十年裡,“在印度的很多中資企業以及我們的印度合作伙伴、代理商都說古吉拉特邦政府效率比較高,政府的清廉度也不錯”。
  “政府因素至少占三成。我們來這邊建廠,不免要經常跟政府打交道,如果政府關係比較難處理,我們會比較顧慮。”沈洪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在三個邦的工業開發公司,沈洪一行受到的待遇相差甚大。“其他邦的工業開發公司就跟老爺似的,只有古吉拉特邦這邊還把我們當回事。”沈洪說,古吉拉特邦工業開發公司(GIDC)的運營更像一個公司,而不是一個官衙,“我們想瞭解什麼情況,對方都能有比較快的回應。”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印度各個邦陸陸續續建立工業開發公司,通過公司化的管理和運作,促進當地的工業發展和對外招商引資,併為國內外客商提供服務。
  為了儘快投產,海立印度在當地租了一處各方麵條件都不錯的舊廠房,共辦了38個手續。“去年11月份工廠開業前,這些手續全部辦了下來。”沈洪介紹說。此時,距離選定廠址,僅用半年多的時間。這在印度,已是難以想象的快。
  “印度正能量”開始後來居上
  “覺得古吉拉特邦政府是最靠譜的”,也很大程度上促成了寶鋼在艾哈邁達巴德建廠的決定。“起初,浦那是第一選擇,然後是欽奈,第三選擇才是現在這邊。”寶鋼印度副總經理馬開輝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欽奈和浦那是印度的另外兩個主要的汽車工業基地,建設時間都要比薩南德工業園區早得多。地處印度南部東海岸的欽奈,是泰米爾納德坦邦的首府,西邊距離素有“印度硅谷”之稱的班加羅爾約300公里。因其汽車產量一度占據印度全國的近半壁江山,欽奈被認為是印度的汽車之都,也有說法稱其為“印度的底特律”。
  位於孟買東南約140公里處的浦那,處在德干高原的西部邊緣地帶,平均海拔600米,是馬哈拉施特拉邦僅次於孟買的第二大城市。得益於良好的教育水平和在印度相對涼爽的氣候,從上世紀60年代機械工業在此立足開始,歷經50多年的發展,浦那成為如今印度最成熟的工業基地之一。尤其是近30年來,在其西北部公路和鐵路沿線,形成了孟買—浦那工業帶走廊,數十家國內外汽車公司和上百家信息技術公司等雲集於此。汽車工業如今是這條工業帶走廊中最重要的工業之一,塔塔、奔馳、通用、大眾和福特等全球知名汽車企業在這裡建廠,一些汽車部件廠商也已進駐,英國《獨立報》將浦那稱為印度的“汽車之城”。
  浦那曾是寶鋼印度的第一選擇:浦那離孟買非常近,而寶鋼印度的總部在孟買;它是印度最成熟的工業基地之一,工業基礎比古吉拉特邦要好;此外,浦那汽車和家電企業密集,而寶鋼印度的主要業務就是為汽車和家電行業服務。
  但寶鋼印度後來改了主意,因為古吉拉特邦的基建和成本優勢。2001年,從孟買到浦那間的一條雙向六車道的國家高速公路修通,這是迄今印度為數不多的封閉式高速路。在馬哈拉施特拉邦,這也是最好的一條公路,但在古吉拉特邦,路況比這更好的公路不止一條。
  成本優勢則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土地成本,浦那和欽奈的工業園區土地價格要比艾哈邁達巴德的薩南德工業園區高得多;二是時間成本,在分別和馬哈拉施特拉邦、泰米爾納德坦邦、古吉拉特邦政府以及三個邦的工業開發公司的接觸當中,唯有古吉拉特邦能做到一點——它們的承諾是算數的。“我們提了要求,對方說到時間回覆,雖然未必絕對準時,但古吉拉特邦在差不多時間確實就能回覆,不會太離譜。”馬開輝說。
  寶鋼印度的加工廠在薩南德工業園區從選址確定到買地成功,前後用了不到5個月。如果在浦那,這個時間通常需要兩年,甚至更長。從高處俯瞰,薩南德工業園區和浦那的一些工業園區的最大不同是,它的規劃齊整,多數廠區的形狀都方方正正,交錯分佈的道路不論是主幹道和支線,只要不是因為地勢的起伏彎曲,也都筆直平整。而在浦那北部的恰坎工業園區,幾乎每一處廠區都是不規則的形狀,道路也是起伏彎曲。
  “只要有一家居民不願意賣地,廠區的規劃和建設就得繞開。”三一重工印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一印度”)吳雲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雖然在印度遇到的困難和挑戰不少,但吳雲峰在自己的微信昵稱中加了個後綴:印度正能量。在他看來,印度發展的潛力更大,機遇更多。
  “政府並不參與購地,能做的是先提出規劃,修一些道路和配套,吸引投資商的關註,讓土地升值,價格合適了,農民就會願意將土地賣給一些公司。”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帕特爾的秘書阿加耶·巴哈杜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薩南德工業園區還保證每一塊投資建廠用地都有一側臨近新建的主幹道。但在恰坎工業園區,有些廠區大門距離主幹道有數百米,而且這數百米的道路還得由投資企業自建。“邦政府等有關部門還會提供諸如道路、供水、供電等基建,企業只需要關註工廠建設,而不需要為買地和基建發愁,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企業願意來投資建廠。”阿加耶·巴哈杜說。
  薩南德工業園區和浦那、欽奈的工業園區還有個不一樣的地方是,這邊的土地有99年的期限,而在浦那、欽奈買地,則都是永久產權。
  古吉拉特邦工業開發公司(GIDC)的副總經理曾在和馬開輝交流時談起,GIDC一直在學習中國工業開發區的管理方式,並多次派出官員到中國的廣東等地的工業園區進行考察。後來在和GIDC進一步接觸時,馬開輝發現,雖然對方的服務力度和國內相比還是差了很多,但他們表現出的學習態度在印度已是不多見。
  效仿“廣東政策”的“莫迪經濟學”
  從艾哈邁達巴德機場出來,乘車向市區駛去,途經的道路多為雙向四車道的寬敞道路,兩旁綠樹成蔭。
  去年10月到印度赴任日立家用電器(印度)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日立印度)總經理的坪久田莊二再來到艾哈邁達巴德,不無感慨,“10年前,這裡看上去還像一個小鎮。”2001年至2003年,他曾在印度工作過兩年,多次到過艾哈邁達巴德。
  “如今,這裡和我初到中國任職時的蕪湖有些相像。”在日立印度位於艾哈邁達巴德西北部馬赫薩拉縣的空調工廠的小會議室,坪久田莊二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重回印度赴任前,他曾在位於長江之畔的安徽省蕪湖市任總經理達6年的時間,後還兼任上海日立家用電器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七年前的蕪湖,是中國中部地區一個正提速發展的城市,城內道路和周邊的高速公路日新月異。如今的艾哈邁達巴德,正呈現出同樣的勢頭。和蕪湖位於江邊一側不同的是,艾哈邁達巴德被一條由北向南蜿蜒而過的薩巴爾馬蒂河一分為二,天然地切割成幾乎面積對等的東西兩個部分。
  薩巴爾馬蒂河兩岸,10年前黃土裸露、雜草叢生的河灘,如今被整齊豎直的河堤所代替。按照規劃,未來這裡將形成一條悠長的景觀帶。今年9月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艾哈邁達巴德時,印度總理莫迪為中國貴賓舉行晚宴所臨時搭建的帳篷就設在薩巴爾馬蒂河東岸修葺一新的河畔公園,與甘地故居隔河相望。河中騰起的幾柱噴泉高達數十米,似乎在昭顯著這座城市的野心。
  雖然排名印度第七大城市,但艾哈邁達巴德的人口只有約600萬,僅為人口兩千萬上下的孟買、德里這些印度一線大城市的三分之一。就是這個面積和人口在印度都只算中等規模的城市,卻有著印度最發達和先進的快速公交系統。
  2009年10月,第一條快速公交系統開始運營。如今,已運營線路達12條,共設站點126個。其運營路線圖相當於圍繞著主城區畫了一個圓圈,再有南北向和東西向的各一條長長的直線從圓心位置交叉穿過。
  快速公交專用道路占據了城市一些主幹道最中間兩條車道,採取半封閉式管理,用厚實的水泥墩與外側道路隔開。乘客從道路兩側進入站台,需要走划著斑馬線的指定區域,從豎起的半人多高的鐵桿間穿過。鐵桿間的寬度僅能供一人通過,以阻止車輛還有牛等大型動物進入。電子顯示牌上有明確的公交車到站時間顯示。不同線路不同時間段,發車間隔不同,最長的要近14分鐘,最短則只要1分鐘20秒。
  在印度,艾哈邁達巴德並非第一個開通快速公交系統的,在它前面有2006年開通的浦那和2008年開通的德里,但現在,沒有人懷疑這裡的快速公交系統是全印度發展速度最快也是規劃最科學的。雖然也面臨著一些質疑,比如非高峰時段上座率不高、有些顯露運營間隔時間偏長等,不過,這在古吉拉特邦基礎設施委員會2005年發佈的可行性報告中已有解釋:到2035年,艾哈邁達巴德的人口將達到1100萬,是當年的兩倍。
  “納倫德拉·莫迪是個強勢人物,而且有戰略眼光。他在古吉拉特邦能取得成功,創下‘古吉拉特邦式的經濟奇跡’,源於他從上臺一開始就清楚地意識到了是什麼長期制約著這裡經濟的快速發展。”羅赫特·本傑比對《中國新聞周刊》說。現在擔任三一印度副總經理的本傑比,曾作為塔塔日立建築機械有限公司的商務主管,在古吉拉特邦工作了將近5年,“幾乎走遍了邦內的每個地方”。
  如今已是印度總理的莫迪,在2001年成為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長。他就任後不久就列出了古吉拉特邦經濟發展的一些關鍵問題:古吉拉特邦北部水資源缺乏,尤其是喀奇縣的農業灌溉用水嚴重不足;道路狀況的糟糕不僅是指路少路況差,更嚴重的是,這兒一條那兒一條,沒有體系,缺乏整體規劃;政府效率低下,投資商不願意來,就業率低。
  1947年,印度獨立後,古吉拉特邦短暫成為孟買邦的一部分,後於1960年由孟買邦西部及北部通行古吉拉特語各地區整合為新的古吉拉特邦。位於印度西北部的古吉拉特邦北接巴基斯坦,西部和西南部面朝阿拉伯海,是亞洲大陸與印度洋之間海上貿易網絡與陸上貿易網絡的紐帶。古時這裡曾以商業發達而聞名,古吉拉特人也有著與生俱來的經商意識。當地流傳著一個說法,現在每10個印度大商人中,就有一個出自古吉拉特邦。
  坐擁地理之便利和商業人才之優勢的新古吉拉特邦,卻在此後的40多年裡沉寂無聞,和印度的大多數地方一樣,經濟落後,物質貧乏。對於莫迪剛上任時的一套宏偉計劃,人們以為這和曾經的很多新上任的官員一樣,又開出了一個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但到了莫迪的第二個任期,很多人發現,這位頭髮和鬍子變得更加花白的首席部長,不止有極佳的口才、長遠的眼光,還能兌現自己的承諾。
  “道路變寬變新了,河道變整潔了,雖然還不能做到他曾說的24小時不斷電,但停電確實沒那麼頻繁了。”1951年出生的布蓬德拉·辛格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說,在2007年,他意識到,這位和他歲數相仿的首席部長不一般,“我應該感謝他”。他已年過六旬,仍經營著一家賣手工藝品的小店。
  隨著古吉拉特邦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連續保持兩位數的高速增長,與印度全國的GPD增速由高峰期的兩位數增速下滑到5%形成強烈反差,一些印度學者和媒體開始總結古吉拉特邦時期的“莫迪經濟學”。在輿論的推波助瀾下,不僅古吉拉特聲名遠播,莫迪的形象更越來越像一個救世主般的英雄,被認知和推崇的範圍很快從古吉拉特邦擴展到全印度。
  2013年,海立印度在艾哈邁達巴德西南郊區的工廠正式投產前,召開了一次全體職工大會。起初公司領導在講話時,臺下印度員工反應較平淡。但當投影屏幕上出現公司領導和莫迪的合影照片時,不論是來自古吉拉特邦還是來自外地,全體印度員工自發地鼓起掌來。
  對於“莫迪經濟學”的總結,有觀點稱,作為重商主義者,莫迪在發展古吉拉特邦經濟上執行了“廣東政策”,即政府用計劃手段強力推進基礎設施建設,為製造商提供便利條件,這極大刺激了外資企業的進入與製造業的興起;同時,讓經濟的運行回到市場主導的軌道,政府減少干預,並保持政策的連續性。
  此外,“莫迪經濟學”還有一項更本質的內容是,只要莫迪點了頭,就意味著這事兒成了。
  2008年,印度塔塔汽車在西孟加拉的徵地陷入僵局,宣佈終止建廠計劃,並開始尋找新廠址。“聽到那則消息的5分鐘後,我給塔塔汽車的老闆發出一條費用為1盧比的短信,就寫了一個詞:‘歡迎’!”在後來的一次演講中,莫迪回憶說。這之後,塔塔汽車在古吉拉特邦的徵地辦證、建立培訓中心等一系列事宜快速敲定。14個月後,第一輛塔塔汽車在薩南德工業園區下線交付使用。
  “過去十年,日立在古吉拉特邦的一個普遍感受是,做生意更容易了,和各部門打交道更簡單了。”坪久田莊二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覺得,古吉拉特邦的經濟奇跡,也與古吉拉特人工作勤奮、善於經商有關,“這點確實像中國的廣東人和溫州人”。
  網絡化辦公與手繪“地產證”
  走進位於首府甘地納格爾的古吉拉特邦政府辦公區的任何一棟大樓,如果不是一道又一道的安檢關卡,會讓人誤以為進了一家服務熱情的酒店。每層的走廊里都有端著托盤的服務生走來走去,上面放著一摞小瓶裝的飲用水,一臉微笑地問需不需要喝水。走進任何一個部門的接待室,很快就會有服務生問你是來杯咖啡還是茶。
  但即便提前預約好了時間,一般民眾想見任何一個部門的領導都不是容易的事。“通常你只能和領導的秘書約定哪一天上班時間過來,然後就在辦公室外面排隊等。為了五分鐘的約見,等上兩三個小時是常有的事。”陪同《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去古吉拉特邦政府辦公區採訪的阿比曼育·辛格談起了自己的經驗。阿比曼育是薩南德工業園區附近一家高爾夫俱樂部的總經理,每個月都進政府辦公區幾趟,對於這個由十餘棟大樓組成的辦公建築群,他已輕車熟路。
  “自從莫迪就任後,加班對於邦政府的官員來說是家常便飯。”古吉拉特邦體育、青年和文化活動部辦公室的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邊說著話邊從抽屜里找出一張名片扔到記者面前。在採訪結束後阿比曼育向《中國新聞周刊》記者介紹,這位官員“人其實很好,而且工作非常勤奮”。
  對於在古吉拉特邦的中資企業來說,《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古吉拉特邦政府所碰到的反差明顯的“兩面性”隨時都可能遇到。
  在莫迪擔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的13年間,很多政府工作都被放到網絡上,既增加了透明度,也為民眾和企業提供了更多便利,還減少了政府的惰政和腐敗空間。
  2013年1月,寶鋼印度就投資建廠意向和GIDC簽約兩個多月後,GIDC發函通知,土地將在網上招拍掛,寶鋼印度只需要將相關資料提交後即可在設定時間內進行網上競拍。寶鋼印度副總經理馬開輝在設定時間到後幾次嘗試競拍,都以失敗告終,他開始懷疑是不是政府部門在忽悠自己。幾天后,他收到GIDC的郵件,告知說網絡出現了,需要幾天后再次競拍。這次競拍成功了。兩三個星期後,GIDC又發來確認郵件,並通知現場去看地。
  “前後也就是5個月的時間,土地就搞定了。這個程序是全程通過網上來操作的,價格也是透明的。”馬開輝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但馬開輝後來從GIDC取到地產證時,打開一看,很是吃驚,地產證上的地塊圖形是用圓珠筆畫上去的,下方是密密麻麻的簽字和印章,手續倒還完整。土地拍下來後,還需要去現場用GPS確認面積。負責此事的一些基層官員一拖再拖,仍需要給些小費“打點”下。
  “在印度,‘打點’和建廠時要配發電機、修廢水處理池一樣是標配。”工廠去年就已開工的海立印度總經理沈洪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介紹,配發電機是因為經常性地突然停電,修廢水處理池則是因為這邊的廠區在規劃時就沒有排水管道。至於“打點”,“相比其他邦,這邊大的政府機關基本上不怎麼需要,倒是一些基層部門和官員,像電力公司等,還時不時需要。”
  “好在這邊的中介服務比較全面和完善,海立印度在建設初期,需要總計38項各類申請與許可,全部交給中介,半年多就完成了,效率不錯,收費也還不算離譜。”沈洪說。寶鋼印度也已將到項目完成所要辦的全部近30個各類批文交給了中介公司去辦。
  雖然和國內比起來,古吉拉特邦還有不少落後之處,但不能用中國現在的經濟發展速度來看待印度的發展。考慮到印度的人口、不錯的氣候條件和當下發展的低水平,作為同樣來自上海的兩家中資企業,寶鋼印度和海立都對各自在印度發展的前景表示看好。
  去年1月,在“活力古吉拉特(Vibrant Gujarat) 2013”投資峰會上,兩家企業也一同於與GIDC完成了簽約。
  從2007年開始,古吉拉特邦每兩年舉辦一次的這項峰會,如今已成為一個頗具影響力的平臺,拉動古吉拉特邦招商引資的同時,也促進古吉拉特邦為更多的全球商業精英所瞭解。
  曾在古吉拉特邦工作過近5年的羅赫特·本傑比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說,任職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期間,對於自己發起的“活力古吉拉特”投資峰會,莫迪每一次都全力站台,“其實,對於每個招商活動和項目,他都盡可能地親力親為予以支持。”
  明年1月,“活力古吉拉特2015”投資峰會將召開,雖然如今的莫迪不再像過去那樣能具體過問,但在峰會的官網上,莫迪的照片仍掛著最醒目的位置,他以一國總理的身份“擔當起峰會更具影響力的形象代言人”。這也讓阿比曼育覺得,自己在三年前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2011年,他攜妻子和一雙兒女告別已工作了十多年的德里,回到故鄉艾哈邁達巴德。他擔任總經理的高爾夫俱樂部,據稱擁有目前印度最好的高爾夫球場。剛回來時,他曾有過擔心,這樣高規格的俱樂部,在城市規模並不大的艾哈邁達巴德,是否過於超前。但從去年開始,他的顧慮漸漸打消。俱樂部修建的800套別墅,已售出600套,俱樂部也較原計劃提前開始盈利。
創作者介紹

operation

vc81vcpd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