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過冷不正常,過熱亦不正常。要保持適度平衡,就需要壓縮公務員特別是官員的含金量,並強化各種監督
  □王石川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4月25日舉行今年一季度新聞發佈會,人社部新聞發言人李忠回應公務員報考遇冷,稱受福利地位等因素影響,地方公務員招考報名人數同比減少了36.09萬人(4月26日《京華時報》)。
  千呼萬喚的公務員報考熱,似乎終於降溫。且慢歡呼,這是一廂情願的錯覺。錶面看起來,目前各地公務員招考的報名確認人數256.36萬人,同比減少了36.09萬人,減幅12.3%。降幅不可謂不小,但是別忘了,招錄名額也大幅度降低,共計劃招錄10.18萬人,同比減少了1.54萬人,減幅13.2%。換言之,報名人員的降幅低於招錄人數的降幅,談何降溫?
  談及地方公考熱降溫,人社部新聞發言人李忠認為,從宏觀層面看,公務員招考的冷或熱實際上受多種因素影響,既有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壓力,也有考錄製度公平公正的程度,還有公務員職業的社會地位、福利待遇、發展前景以及人們對這個職業的預期。
  此說不無道理,如果福利待遇低了、發展前景沒有預期那麼好,報名人數自然下降,此前一些有油水的崗位倍受青睞,數百乃至數千人競爭一個崗位,而一些艱苦邊遠地區基層機關的崗位或是專業比較特殊的崗位,無人問津,就是最好的說明。
  有人說,芸芸眾生,絕大多數人都是理性經濟人,那些本來有志於公務員的人,一看中央出台八項規定、反四風之後,公務員的特權被剝離、福利被壓縮,便決定不再報考公務員,這很正常。不過,幸虧這些人沒有報考公務員,如果他們真的考上了公務員,如此精於算計,委實可怕。這樣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能指望他們用好權力嗎?這樣的人一旦攝取高位,如果監督不力,他們勢必成為巨蠹,豈不是民眾之禍?
  我們不能要求公務員只講奉獻,不講索取;只當慈善家,不能考慮個人利益。但是,公務員畢竟不是商人,他們所供職的崗位也不是社會上一般的崗位,由於掌握著一定的公權力,承擔著向社會提供公共服務的責任,且因為他們由納稅人的血汗錢供養,這就要求他們應多講公利,而不是過於功利;他們必須少在個人得失上斤斤計較,而不是挖空心思地牟取私利,大打個人的利益小算盤。
  可以預料,公務員熱終將降溫,但現在並無明顯的跡象。當前,大學生就業難——今年高校畢業生的就業規模將達到727萬人,總量非常大,比去年增加28萬人。對於不少人來說,能考上公務員還是挺體面的事,公務員再不濟也比一般的職位強。再聯繫到一些調查,六成受訪公務員欲辭還休,“好不容易擠破頭進來,誰現在走誰傻”;4成受訪女性擇偶首選公務員……皆可說明公務員仍然很熱很吃香。至於未來的若干年,公務員熱能多大程度降溫,這有先例可循。
  據報道,人社部曾統計,1992年辭職下海者超過12萬人,停薪留職、兼職者超過1000萬人,背景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鄧小平南巡講話後,興起了創業潮,一些官員勇敢下海,並有所作為。用專家的話說,當時社會剛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敢下海的人,就能淘來一桶金,“基本上是擺個地攤就能發財的時代。”由此可判斷,如果不當公務員亦可實現人生價值,或更能實現人生價值,公務員熱就會降溫。而當下,隨著簡政放權的繼續深化,公務員權力尋租的機會減少,市場愈具活力,公民創業更容易實現,可間接降低公務員熱度。
  公務員過冷不正常,過熱亦不正常。要保持適度平衡,就需要壓縮公務員特別是官員的含金量,並強化各種監督。官不聊生了,公務員以公為本了,才能回歸正常。
  (原標題:地方公考報名人數銳減不是壞事)
創作者介紹

operation

vc81vcpd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