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天津1月15日電 題:嚴介和不狂不放不人生
  中新社記者 張道正
  “主城區到處都是紅綠燈,很不正常,耽誤多少時間啊,城市交通問題不解決怎麼得了!”1月15日下午,天津迎賓館,太平洋建設創始人、蘇商集團董事局主席、太平洋商學院院長嚴介和與媒體座談,剛一落座便操著濃重的方言曆數天津“缺點”,絲毫沒有顧及“地主”顏面,其坦率直白讓津城記者們瞠目。
  當日,嚴介和在天津舉辦了一場名為“《新論語》(正版)傳承與創新全球研討會”的活動。這個曾因125億身價榮登“胡潤百富榜”榜眼,被外界譽為“全球華人第一狂人”,且在坊間爭議不斷的蘇北商人向與會媒體直言,“備受爭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從因異而爭,經備遭質疑,最終走向異而不爭。”
  頭髮花白,面孔紅潤,其貌不揚,不穿西裝的話,很像一個忠厚的農民,這是嚴介和給人的第一印象。但當他一開口,其犀利的言辭又讓人一時“難以接受”,細想又“宛如真理”。句句大白話,成就《新論語》。
  “目前中國最大的失敗是教育!長期以來,同質化教育抹殺了個性,培養出來的學生往往是有了學歷沒能力,有了文憑沒水平,有了職稱又不稱職。”曾經是“教書匠”的嚴介和這樣痛心疾首地談教育。
  對於古《論語》倡導的“三思而後行”,嚴介和則提出相反意見:“三行而後思。”
  “沒有永久的真理,唯有永久的謬誤”,“創新就是違規,創造就是破壞”……在嚴介和當日的演講中,與傳統社會相悖的觀念和言論比比皆是。
  談及創作《新論語》的初衷,他更是發出驚人之語:“傳統國學在當今的中國三分之一有用,三分之一沒用,還有三分之一起負作用!”
  嚴介和認為,當今時代,仍堅持“半部論語治天下”是荒謬的,對於傳統國學,需要傳承的只有三分之一,需要革新的三分之一,其餘三分之一則需由無中生有、創新創造。
  面對記者提出的“命名《新論語》是否過於狂妄”的質疑,嚴介和回答,“不狂不放不人生,真正的狂人是‘狂而不妄,放而不盪’的。”
  他表示,命名《新論語》並非個人行為,這本書正是經歷了2009年的草版《嚴介和新論(lùn)語》,到2011年的試版嚴介和《新論語》,再到今天正版《新論語》,可謂是“從當初的獨樹一幟,經博採眾長,到今天的自成一體”。(完)  (原標題:通訊:嚴介和不狂不放不人生)
創作者介紹

operation

vc81vcpds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